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天下大治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城外,硝烟弥漫。

城内,乱象横生。

金碧辉煌的大殿之上,那些平日里以离阳股肱之臣自居的大臣们,一个都没来。

赵篆心知,晋兰亭、温体仁这帮人只怕都在自己府邸写着迎立新君的贺表。

对他们的打算,赵篆嗤之以鼻,他们以为那可怜的名望与所谓执掌朝廷文脉的身份,能够救自己吗?

徐凤年可能不杀严家,但必定不会放过以诋毁北凉将士来换取晋身之路的这些所谓名士。

还以为是在离阳呢?

凉莽大战十数万北凉边军战死,正是有温体仁这些人都上下运作,联络门生故吏,才让北凉的大胜显得那么微不足道,还不如在顾剑棠在两辽打得那几场小战掀起的波浪大。

徐凤年必定要拿这几个人的人头去去安抚边关将士。

赵篆举目望去,空旷的大殿中,廊柱是以南诏深山砍伐而出的楠木打造,早年离阳言官有过“入山千人,出山半数”的痛诉,后来在先帝手上,离阳皇宫殿阁廊柱用木,便一律换成了更易采伐的辽东松木。

赵篆走到一根廊柱之前,伸手抚摸着沥粉贴金纹云龙图桉的辉煌大柱,呢喃道:“父皇,你有碧眼儿张巨鹿,有半寸舌元本溪,有人猫韩生宣。朕呢?一件龙袍一张龙椅一座大殿吗?”

“这个天下,就不能再给朕片刻励精图治的时间吗?十年,不,只要五年!朕就能让北凉南疆北莽,灰飞烟灭!让那乱臣贼子无立足之地,让我离阳百姓永享太平。”

“父皇,我根本就没有值得相信的人,庙堂上的齐阳龙桓温,庙堂外的顾剑棠卢升象,便是父皇当时故意打压,留给我来提拔任用的年轻人,孙寅这些人,我也一个都不相信。”

“唯一一个陈望,还是太年轻,威望不足,在离阳军中更是没有根基,就算他愿意力挽狂澜,现在也来不及了。”

赵篆突然缩回手,脸色狰狞,握紧拳头,一拳一拳狠狠砸在廊柱上。

直到年轻皇帝累得气喘吁吁,双手鲜血淋漓,传来刺骨疼痛。

他瞪眼看着这根廊柱,愤怒地吼道:“徐凤年,你与你的化身雁王,屡次毁我赵室气运,朕不过是给徐骁一个平谥,你就敢公然造反!!果然是狼子野心!狼子野心!!”

他已然将这根廊柱当成了徐凤年。

愤怒过后,年轻皇帝躺在大殿地面上,望着藻井正中所凋的那只蟠卧金龙,龙首下探,口衔巨珠。

看着那颗硕大夜明珠,年轻皇帝没来由想起了自己的妹妹,隋珠公主赵风雅。

离阳赵室的隋珠公主死了,赵风雅还活着。

这大概是北凉徐家那个年轻人,所做过唯一让赵篆不那么痛恨的事情。

这位皇帝,从皇子到登基,都没有任何不好的名声,半点都没有,事实上哪怕他不是先帝长子,他的登基称帝,依然十分名正言顺,显得是那么众望所归。

疲惫不堪的年轻天子闭上眼睛,又想起皇后所豢养的那只蠢笨鹦鹉。

原来所谓九五之尊的君王,亦是一只笼中雀啊。

他知道徐凤年进城后不会杀自己,为了安定人心,也为了让北凉显得是那么的天命所归,会封给自己一个如当年南唐亡国之君南国公般的尊号。

但他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结局。

赵珣这个自己看不起的家伙都懂得守节。

更何况是自己这名祖宗基业尽丧于的无能之徒。

若真得选择苟且偷生,他赵篆死后又有何面目到地下去见离阳历代先皇。

此时,殿外火光大作。

是这位赵室最后一位天子遣散自己的心腹之前,让他们在送走皇后之后,为自己所做的最后一件事。

直到现在,他才明白南疆的那位堂弟,在死前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一统中原的离阳王朝从老皇帝赵礼,到先帝赵惇,再到赵篆,最终葬送到他自己手里。

他想不明白,为何仅仅四年不到的功夫,自己就输的一无所有。

好像是骤然倒塌的一座高楼,瞬间分崩离析,甚至让人根本来不及补救。

这份基业是在祖父之时,还是在父亲在位是就出了问题。

或者根本就是自己能力不足。

烟味越来越浓,赵篆意识逐渐模湖,浮现许共在投降北凉之后,写给自己的密信。

这位发迹于边关的名将,在信上是这样说的。

“当今天下,边塞已经没有徐骁,朝中也无张巨鹿。我许拱实在不愿效死尽忠离阳赵室…………”

剩下的,已经记不清楚了,就让他与离阳的这场幻梦,一同消失在这场烈火之中吧。

---------------

祥符四年,秋。

徐凤年收拢顾剑棠、陈芝豹等军兵马,引兵北上。

驻守靖安道的卢象升领军战死。

靖安王与靖安王妃于襄樊城内自焚而死。

拿下靖安道同时,两淮道节度使蔡楠作为顾剑棠的老部下,见大势已去,投降凉军。

两辽作为徐骁起家之地,得徐凤年与顾剑棠的手书,向王遂投降。

二路大军同会太安城,在北凉攻破太安城之时,离阳哀帝赵篆于太安城武英殿中引火自焚。

至此,离阳对天下的统治,正式宣告结束。

徐凤年于太安城登基为帝,国号为“唐”,建元“贞观”,立正妻陆承燕为后,定太安城为都城。

尊父亲徐骁为“高祖”,母亲吴素为“太穆皇太后”

关于投降的离阳旧臣,徐凤年并未大开杀戒。

齐阳龙、桓温等一众离阳老臣,徐凤年许以虚职厚禄,颐养天年。

许共、蔡楠等原离阳的封疆大吏,徐凤年也采取平职留调的方法。

孙寅、陈望等曾为离阳出谋划策的年轻官员,徐凤年不计前嫌,予以重用。

而对于温体仁、晋兰亭这帮人,徐凤年直接他们明正典刑。

以顾剑棠为上柱国,辽王,遥领三万户食邑。

陈芝豹为蜀王,遥领二万石。不久对外宣称去世,卸下一干要职,

袁左宗与张边关等北凉西楚一干重将或是封王,或是封公,各有封赏。

新帝徐凤年登基之初,就挟一统天下之之势,大力改革驿路、漕运和胥吏三事,尤其以重建驿路作为重中之重。

同时,采取了以农为本的政策,劝课农桑,轻徭薄赋,与民休息。

为改变离阳以来的吏治腐败问题,徐凤年命陈锡亮省并冗员,派岳鹏举等十三名黜陟大使巡察全国,考察吏治。皇帝本人厉行节约,率先垂范,官员一心为公,吏左各安本份。

政治体制上,沿用离阳三省六部制,特设政事堂,以利合议问政,并收三省互相牵制之效;地方上沿袭了隋代的郡县两级制,分全国为十个监区。下令合并州县,革除“民少吏多”的弊利。

法治方面,真正地做到了王子犯法与民同罪。执法时铁面无私,但量刑时,又反复思考,慎之又慎。

在用人方面,采取知人善任,用人唯贤,不问出身,兴复文教,完善科举制度,收拢社会各阶层人才。

徐凤年以离阳亡国为戒,即位后尽力求言,他把谏官的权力扩大,又鼓励臣下直谏。

朝中以孙寅最能直言犯谏,徐凤年多为容纳。

待孙寅亡故后,徐凤年哀道:“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孙寅逝,朕亡一镜矣。”

军事方面,大力推行府兵制,对外用兵,经略四方。

贞观四年兵出两辽,收伏各各部落人口十余万,设立辽东都护府。

贞观八年,太宗继续经营西域,先后多次用兵,击败党项、柔然、休屠等部,西域诸国遂称徐凤年为“天可汗”。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贞观二十年,唐远征漠北,消灭了北莽最后的残余力量,在漠北设立单于都护府。

贞观二十五年,南下交趾,

设立安南都护府。

贞观三十年,吐蕃臣服于唐。

徐凤年能尊重外族风俗,并设置都护府制度,终贞观之世,四方服悦,太宗则被周边诸族尊为“天可汗”,并筑“朝天可汗道”,向唐室进贡。

对待功臣,徐凤年于贞观十七年设立凌烟阁,名着名画师,得春秋画甲真传的阎立本图画开国功臣如顾剑棠、袁左宗、徐北枳、陈锡亮、岳鹏举等二十四人,皇帝作御赞,对功臣加以扬,以供后人瞻仰。

因徐凤年在位期间,政治清明、经济复苏、文化繁荣的治世局面。因其时年号为史称,“贞观之治”。

时至贞观三十年年末,徐凤年禅位太子徐治善,进太上皇,与自己的爱人一同周游天下而去。

徐治善继位后,立年号为“永徽”,对内继续执行太宗制订的各项政治经济制度,勤于政事。

国家在他的治下,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

对外继续扩张,唐的版图也进一步得到扩张,东起朝鲜半岛,西扩咸海,北包极北冰原,南至越南中部。

至永徽二十年,因多次寻找徐凤年未果的徐治善,遂遵徐凤年为“太宗”。

感谢来自定风波竹杖芒鞋轻胜马的打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诸天:从柱灭开始的模拟人生 天道罚恶令 御兽:宠兽只是给我凑羁绊的
相关推荐:蚀骨契婚:傅少,请克制大夏封神记江湖之恋都市:宗门少主有亿点猛超级副本世界林浩的电影时代空姐的神医保镖爆笑王妃:王爷要嫁到大雾美强惨女配她觉醒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