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这么贵?不可能吧?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叶建设是真的高兴。

朱羽做的几件事情,都挺对他胃口的。

不过有一件事情他觉得需要确认一下。

所以叶盛华和朱羽一起去拜访他的时候,他把朱羽拉到一边,悄声问:

“你那些古籍和竹简没有真的卖掉吧?”

看叶建设这么问,眼神里满是关切,朱羽原本打算含湖过去的,不过最终还是说了实话:

“还在我手里。”

“那就好那就好!”叶建设心头一块大石头放了下来,笑着说:

“我就知道你不是那么短视的人。”

朱羽没有解释,这里面还有一桩命桉,他可不想留下什么话头。

解了心结,叶建设很开心,一边让家里人张罗酒菜,一边问:

“这一次过来有什么事情要办?”

“新得了一些老东西,想请人鉴定一下。”

“那要不要出手?”叶建设很感兴趣。

“要的。”朱羽想想说,“这些东西我留手里没多大用处。也不是铜人唐刀那样的罕见东西,所以还是打算出手。”

“那好。”叶建设笑着说,“现在时代好了,有钱的人也多了,进入收藏这一行的人也多。以前是东西找人,现在呢,人找东西。”

朱羽明白叶建设的意思。

都说乱世黄金,盛世收藏。

现在就是盛世,普通老百姓关注的是柴米油盐酱醋茶,而有钱人,特别是有钱有闲的的一些人敏锐的发现,这些年古董的价格一直在涨。

不光是古董,包括玉石翡翠宝石什么的,价格也一直在涨。

说明什么?说明买的人多了。

热钱都在往这些方面涌,就跟股票一样,越是大涨的,买的人越多。

收藏这一行也一样。有些人投机打算赚钱,有些人是当成升值物收着,有些人是真喜欢,以前没钱,现在有了,买喜欢的。

当然也有买了装点门面的。

但古董就那么多,想买的人比以前却多了很多,特别是好东西,抢的人要,自然就容易追捧。

有些人觉得升值了,还真就捂在手里,觉得还能升。

所以现在是卖方市场。

“你这一次拿出来的主要是什么宝贝?”叶建设亲自给朱羽倒茶,然后把茶壶交给了叶盛华,示意他自己倒。

叶盛华习惯了,接过茶壶一边给叶建设倒一边抢着说:

“朱羽这一次拿过来有一尊木制佛像,好像是什么菩萨,凋工非常的好,有包浆,我看至少是清以前的。”

“清以前的啊,那还不错。”叶建设这话有些敷衍,语气中多少有些失望。

朱羽能理解。

叶建设对自己的了解,从唐刀,到针灸铜人,然后就是竹简和古籍。

这些东西,无一不是国宝级别的。

所以现在突然出现一件木质清前期的佛像,还真就不够看。

“这些东西呢,量比较大。”朱羽解释了一句。

“有多少?”叶建设一听量大,脑海里就转了起来。

朱羽主打的是国外寻宝,这量大,应该不会是别人收藏的。

那么来历……

他的目光里就有了些审视的味道。

难道是生坑的?

朱羽想了想,这两位还都算能保密的,便说道:

“来历呢,是我找到了一处佛寺的遗址,然后从地下掏出来的……”

“地宫里的?”叶建设闻言一惊,立刻问道。

“不会吧?”叶盛华也是一脸的惊讶。

地宫什么东西他懂的不多。

但国内地宫最着名的在他看来应该就是法门寺的那个了吧?

那里面出来的东西,算是国宝都不为过!

朱羽知道他们误会了,急忙说:

“不是不是。不是地宫,应该说是地窖。”

他形容了一下那个里外间的地下室,叶建设和叶盛华两个人对视眼,有恍然大悟,也有一点点失落。

如果朱羽真的找到了佛寺的地宫,他们也想见识一下里面的宝贝!

“那行,明天你把东西带过来,我请专家来鉴定。”叶建设喝了口茶说。

他对佛家有关的文物不是很感兴趣,所以也就没继续追问。

这时候饭菜已经准备好了,叶建设招呼朱羽上桌。

看到桌子上光酒就三种,茅台、五粮液和陈年花凋,叶盛华笑着说:

“二叔,过年我过来拜年的时候你都没准备这么丰盛啊!”

“你小子要是给我搞一把像唐刀一样的好宝贝,我这里的酒你挑着喝!”

叶盛华被这一句话就怼回去了。

酒菜很丰盛,叶家叔侄两个也很热情,好在朱羽现在酒量大增,到最后酒足饭饱,眼神还是清明,然后打车回了酒店。

原本打算送出去的叶盛华摇了摇头:

“老二这酒量真是大增啊!难道国外更锻炼人?”

叶建设微微摇了摇头,没说话。

第二天,叶盛华到酒店接朱羽的时候,看到他的房间里放着一个大皮箱,便问:

“东西都在这里面?”

“是的。”

其实是一部分,朱羽在空间城还留一大半。

实际上东西太多,他也不好把东西都放出来。

所以这一次是取出一套铜制佛器,一高一矮两个金佛,一匣佛经,还有那个木制佛像。

“来,我帮你提。”叶盛华上前就要提箱子。

“别,你提不动。”朱羽急忙阻拦。

叶盛华可不是能听劝的主儿,伸手就提着箱子打算往外走,然后就尴尬了——没提起来!

“说了,你提不动。”朱羽笑笑。

这里面除了书和木佛像,其他都是重金属的,这一套下来至少五六十公斤,以叶盛华那养尊处优的主儿,怎么可能提起来?

叶盛华差点儿扭了腰,他有些疑惑:

“这里面都是啥?该不会是石头吧?怎么这么重?”

朱羽摆摆手:

“怎么可能石头?铜器,佛像等等。对了,还有就是你比较虚,别给自己找借口。”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说完提着箱子就出了门。

叶盛华看朱羽这么轻松就把箱子提了起来,有些怀疑:

“难道这段时间坐多了,所以真的虚了?不应该啊,也没坐几次啊?”

心里想着,不过他也快速的跟上了朱羽。

真要不提东西都没朱羽快,他恐怕真就要去看男科了。

到了叶建设家里,已经有两个人在了。

一个年纪差不多是四十七八岁,正和叶建设聊着,另外一个年轻人,二十三四岁的样子,有些拘谨。

“朱先生来了。”有外人在场,叶建设很客套,站起来招呼:

“来,给你介绍,这位是金石鉴定大家赵坚,对佛像这方面更有研究。老赵,这位就是我给你说的朱羽,主要是在国外,这一次淘到不少好东西,请你掌掌眼。”

其实事情是双方都说过的,但现在赵坚和朱羽第一次见面,叶建设自然要当面说清楚。

至于鉴定费,行价,先前就说过,视鉴定的东西来定。

“朱先生,你好。”显然,这个赵坚来之前也是做过功课的,“我看过建设这里的唐刀,也去看过针灸铜人,真没想到能得到这两件国宝的人如此的年轻,年轻有为这词就是给你说的啊!”

说着他扭头对那个年轻人说:

“小杰,要多和朱先生交流交流,他是你学习的榜样!”

然后他又对朱羽说:

“这是我儿子赵天杰,今天带过来见识一下。”

朱羽有些无语,这不是给自己拉仇恨吗?

他已经看出来,那个赵天杰看向自己的目光里有隐隐的敌意了。

“好了好了,咱们就别客套了。先看东西吧,我已经很期待了!”叶建设看出来朱羽对赵坚的话有些不太感冒,便插了一句,“就在这个大箱子里吗?”

“是的。”朱羽把箱子摆在地上,刚要打开,叶建设笑着说:

“还是摆在茶几上吧。地上有些不雅。”

“比较重。”朱羽解释了一句。

“没事,我这茶几是石制的。”

朱羽从善如流,直接把这箱子放在茶几上,打开,然后先取出一套佛器来。

赵坚已经戴上了白手套,他先大致看了看,边看边说:

“这是一套举行佛教法事佛器,你们看,有钟、钹、引磬、木鱼等乐器,和瓶、钵、杖等持物。”

一套八件,皆铜制,既是实用器,也是礼器。

上面生着一层绿色的铜锈,不过不是很深。

朱羽猜测,这和当时那个地下室密闭的环境有关。后面那个金库封闭效果就没放佛器的这个好,里面的铜钱都碎了。

赵坚介绍完后,便不再说话,一件件捧起来仔细看了起来。

看了好一会儿,赵坚放下来,说道:

“这套佛器,至少是宋以前的东西,如果仔细追的话,应该能追到五代时期。像这个年代,保存这么完好,还是成套的佛器,还真不多见。

这套佛器胎质相同,铭文一致,造型精巧古朴,品相堪称完美!”

叶建设等不到这么多话,打断了他继续说下去的想法:

“老赵,你就别卖关子了。现在又不是让你上节目,说那么多虚词干嘛?就直接说,这套佛器能卖多少钱?”

赵坚笑笑:

“职业习惯了。”

朱羽这才觉得赵坚有些面熟,应该是在某款鉴宝节目中看到过。

“宋代的铜制佛器,如果单件,一般三五万,品相好的能到八万。这成套的少见,翻一番不成问题,所以这一套下来,差不多能卖到一百五十万到两百万。”

佛渡有缘人。这古董也是,如果碰到有眼缘的,出两三百万也有。

所以赵坚才会给出这么大一个差价。

毕竟价钱都是谈出来的,市场也不可能定的那么死。

朱羽倒是有些意外。这已经超出他的心理预期了。

把佛器收了,朱羽又取出一件金佛来。

赵坚看了一眼,然后就上手。

“这么重?纯金的?”他有些意外。

原以为是镏金佛像,没想到是纯金的!

“这佛像应该是宋代到元代时期的。”赵坚果然是专家,一眼就看出来佛像的时代,“而且是纯金的,保存的也非常的完好,这价格就不低了!”

“咦?”

他正说着,突然看到佛像身上有非常小的字!

“这是……金刚经?”赵坚瞪大了眼睛!

“是的。”朱羽之所以把这尊佛像拿出来,就是因为它身上有微凋的金刚经。

如果只是金质,那还不算稀奇,但如果加上金刚经,那就真稀奇了!

“这佛像光重量就差不多十公斤了。”赵坚慢慢的小心翼翼的把佛像放在桌上。放稳了,收了手,才松了口气,说道:

“再加上保存的这么好和上面的金刚经,如果估价的话,至少在一千万以上!”

这个价格倒没出乎朱羽的意料。

毕竟那个金刚经绝对会加分很多。

所以赵紧把这价格报出来,他只是微笑着点点头。

看来,蒙古国的那些佛寺,很有前途嘛!

接下来,朱羽又拿出来小金佛。

这个金佛看着特色不明显,不过是一具卧佛,千手观音的样子。

朱羽还是第一次看到卧式观音像,所以就拿了出来。

赵坚也说这样的佛像很少见,给出了五百万的价格。

最后,就是那尊木制佛像。

这佛像一拿出来,赵坚还没上手,叶建设愣了一下,抽了抽鼻子,突然说道:

“这是沉香?”

“沉香?”叶盛华疑惑的说,“不是吧?没有多少香啊?我昨天看了,还以为是黄杨木呢!”

叶建设现在悔死了!

这么大一块沉香凋成的佛像,那价值可就海了去了!

早知道昨天多问一句,或者让朱羽先把这木质佛像给自己看看,那多好!

赵坚也有点傻眼。

这玩意儿,可不好评啊!

如果叶建设不在身边,他说不定给个低价,就能从朱羽手里把这玩意儿弄走。

赵坚看得出来,朱羽对这个佛像还真不怎么上心。

随便就拿着纸盒子给包了起来。

根本不重视嘛!

说不定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佛像的材质!

他闻了闻,的确是沉香!

不是沉香木,是沉香!

这玩意的价格,还真就高到天上去了!

叶建设在那边叹息,赵坚已经戴好手套,小心翼翼的捧起了这尊沉香佛像。

入手很沉,按公斤算的。

当然,如果按价格,至少也是以亿为单位的!

朱羽虽然知道这是沉香材质,却并不知道沉香有多贵。

在他眼里,无非是一种比较名贵的香料而已。

能有多贵?价值比黄金,撑死了吧?

没想到,撑不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天道罚恶令 帝临鸿蒙 御兽:宠兽只是给我凑羁绊的
相关推荐:综漫世界里的圣主我能召唤离谱伙伴水果人[无限]牧九歌异世流放浮图塔九龙至尊开局顶流的我怎么会糊风起龙城你管这叫流浪歌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