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区分鱼的年龄?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李世民没再理魏徵,不是一般的辣眼睛,走到高俭身边,问侍御医道:“高公怎么会再次晕倒?”

孙公离开之前曾说过,身体没什么大问题了,注意别太劳累就行。疼晕的可能性,真不大,阿舅也是上过战场的人。

“……”侍御医犹豫片刻,某的医术不如孙公,他说高相已无大碍,某……某又能说甚?取出一个小竹筒来,将类似铠甲面罩的物件放在高俭的鼻口处,轻声说道,“陛下,高相的身体状况并无大碍,只是十指连接着五脏六腑处的经脉,却硬生生被扯下血肉……加之他又已过耳顺之年……竹筒内是滕王府刘侍读所制作的阴气,孙公说可以缓解昏厥的状况。”

能不能缓解昏厥,某还没验证过,当夜值时,能提神醒脑,某却深有体会。

李世民:“……”

这阴气到底是何物?炼制好钢需要它,运送活鱼需要它,现在竟然连晕厥也能改善!

高俭缓缓睁开眼睛,看到李世民站在身前,十分尴尬地坐起身,期期艾艾地说道:“陛下,某大意了,以为从那么远运过来的螃蟹,就算活着,也是蔫蔫的状态。”

谁能想到它竟然和刚从湖里捞出来的一样生勐?某……大意失荆州了。

侍御医忙伸手取下高俭脸上的面罩,收起竹筒……等下值了,某要先用蜀山春给面罩消个毒,下回要放在药箱里,谁能想到会有别人用呢?

“高公无事便好。”李世民坐到旁边的矮榻上,松了口气后温和地笑道,“汤泉宫那里风景不错,你明日去那里泡泡汤泉,品尝下骊山的野味。总待在长安城里,吵吵闹闹的确实影响休息。”

某虽然不想失去一位谋臣,但也不想落下苛待臣属的名声,更不想将来见到观音婢,还要和她解释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高俭站起身来,叉手一礼,轻声说道:“多谢陛下体恤,某更想去西城或者扬州,能去做些琐碎的实务。”

陛下铁了心要按云鹤府的方案做事,房乔、魏徵、杨师道他们这群佞臣,又都被虚假的繁荣迷乱了眼,魏徵太让某失望了!某只有去那两处,才能抓住他们弄虚作假的证据,拯救陛下,拯救大唐于水深火热之中!

“陛下,扬州温度适宜人烟阜盛,乃天下一等繁华地,适合高公前去修养。”魏徵清瘦的脸上没有了别扭的笑容,一副正义凛然,天下为公的典范模样,铁面无私地说道。

高俭:“……”

某谢谢你,魏玄成!若某能得偿所愿,你的贡献,某一定牢记于心,将来百倍奉还。

长孙无忌迟疑不决之间,李世民已经点头认同魏徵的话,特别温和地笑道:“扬州确实不错,听说筒车在那里已经颇见成效,那就迁高公为扬州府别驾,择日出行。高公曾在蜀地,秦时李冰疏浚的汶江之外,挖掘出新渠,拓展沃野千里。吾很期待,扬州会有相似的情况发生。”

那位表叔对扬州可谓是爱的深沉,爱的浓烈,爱的奋不顾身。为了看琼花,三下扬州……也许是对陈后主写的妖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后庭,太过心神往之,才乐此不疲。拉拢南渡士族,对抗关陇士族的说法,纯属胡说八道。他若不是科举、迁都、疏浚运河以及远征高句丽,事情办得太过激进,那些士族只会想着怎么分一杯羹,压根不会像换人。

预先取之,必先予之的道理,他不是不懂,而是太过自负,认为他能处理好那些事的同时,也可以享受美人……明日要和高明谈谈,他最近做事,很没章法。想要掌舵大唐,哪那么容易?一步错便会被某些人引导着步步错,然后就要面对分崩离析的情况,或者被架空,只能当晋惠帝那种傻子。

“喏。”高俭轻声唱道,“某定不辱使命,让扬州的繁华更上层楼。”

李世民:“……”

你还是休养为主的好,免得再出现晕厥的情况,扬州那里可没有孙思邈和韦归藏,很容易晕着晕着就走了。

“陛下,东平郡王传来信笺。”岑文本再次从西隔间走出来,手里拿着竹纸信笺,送到李世民面前。

李世民看着信笺上的内容,陷入冗长的沉默……

……东偏殿又一次进入空气突然安静到凝重的状态……

……

东平郡王兼济州刺史李道立呆若木鸡地看着决堤之后,奔涌而出的黄河水:倏尔黄烟四起,水爆轰震,声如崩山,震撼激射,吞天沃日……决堤竟然如斯恐怖,恐怖如斯?难怪三国志记载,会天霖雨十馀日,汉水暴溢,樊下平地五六丈,德与诸将避水上堤。禁所督七军皆没。禁降羽,羽又斩将军庞德。魏书记载:樊城之败,水灾暴至,非战之咎。如此声势的水灾暴至,谁人抵挡得过?谁人能逃出生天?谁人能不败?

“阿兄,我们去捉黄河鲤!”李元婴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眼神铮明瓦亮如灯塔上的探照灯,满脸兴奋地说道。原来只在新闻上见过决堤的场面,曾见过巴巴羊洪水泛滥时,河岸五六层高的楼,被过境的洪水瞬间撕裂,不比手撕纸费力多少……连地基都被拔起,顺着洪水流走。

李道立二话不说,跳到李元婴身边,伸出手臂紧紧抱住他,低声吼道:“竖子,你给我老实些!想要捉鱼,回长安后随便你捉,你别给我惹祸!”

河水依然声如崩山,震撼激射,当某没看到下面的土坡,瞬间被夷平吗?某怎么可能让这竖子去冒险?他别说被水卷走,就是不小心磕碰到,陛下也会让某恨不能长出六条手臂,只为抱住他别作死还连累某。

“阿兄,你这是在作甚?”李元婴尝试了下,没能挣脱开来,只能无奈妥协,郁闷地问道。“我只是看着他们捉,不会帮忙拉网,更不会下水,你不会以为我想去奔涌的河水中吧?”

某既不是作死小能手,也不是以挑战自我极限为乐趣的人,更不是想用极端手段穿越回去的人……谁知道原来的身体还存在不?大概率已经被扔到炉子里,变成一大捧灰。某回去在一粒灰尘上,随风飘荡,体验宝二爷的乐趣吗?谢谢,某不感兴趣。

许圉师无语望天:“……”

先是徐王,又是东平郡王,为什么他们和滕王在一起后,都会变得异常……活泼?

涛声依旧动天地,幻化起黄烟如雾,浊浪摧枯拉朽地裹卷着前路的一切,浩浩汤汤地流向远方。

“不管你是怎么想的,你都不能离开某的身边。”李道立的情绪平稳了些,不再那么急切,将李元婴抱到矮榻处,摁倒。“鱼伯,你若在我们身边有所损伤,你认为陛下会如何做?你想过小不点晋阳和为善吗?”

我们派人问过,滕州附近的州府跟着洛阳、太原、扬州、益州,作为第一批安置电报的州府。原因很简单,陛下不放心眼前这个竖子,想要随时知道他的风吹草动。如此待遇,整个大唐还有谁?兄弟之间固然没有,陛下的儿子之间,同样没有。

李元婴顺势靠在软枕上,惫懒地笑道:“阿兄,你们把事情想的太复杂了。二兄让你们先用电报,不是为了知道某的消息,为的是知道修建玄路的速度,盐场的扩建速度,以及滕州运河何时能并入现有的运河网。”

大耳贼李二凤确实宠惯着幼弟,但他不会不分轻重缓急,在他眼里最重要的是大唐,是他能在历史上留下明君的名声。电报的应用试验,往东最合适,山没那么高,路程也不会太近……好吧,他还是有一点点在乎某这个弟弟滴。

许圉师用望远镜观察着水流的方向,再与舆图上标注出来的位置做比对,不得不承认,云鹤府的人确实很有几把刷子,河道的重合度竟然能超过九成……他们有点不是人啊。

“王爷,这里的鲤鱼比滑州那里的似乎更肥硕些。”萧若元提着左右手各提着三条黄河鲤,走过来,帅的惨绝人寰的脸上,笑容有些诡异,不知道是好奇更多些还是疑惑更多些。

李元婴坐直身体,前倾着看向六条鱼,呃呃呃,右手的鱼确实比左手的鱼胖一圈。散漫的笑道:“也许它们年龄不一样,你再厉害也没法区分出鱼的年龄,到底差几个月还是差几天。”

李道立:“……”

区分鱼的年龄?鱼伯越来越有不当人子的趋势。

许圉师:“……”

区分出鱼的年龄,差几个月还是差几天?滕王对云鹤府的人,如此严苛吗?难怪他们都说滕王的无赖泼皮程度,渐渐有超过虢王和江王、蒋王的趋势,后来居上。

萧若元的目光扫过李道立和许圉师,将黄河鲤放到桉几上,声音清冷地说道:“它们的重量相同,年龄应该差别不大。”

桉几上的黄河鲤,能看出来有三条的长度明显短些……李元婴感觉脑子有点乱,听说过种花家南北身高存在差异,没听过东西之间也存在差异啊?更何况滑州离济州不到七百里,都在洛阳之东,怎么也不可能差别如此明显,又不是隔着汪洋大海

……到底是什么情况呢?

李道立抬手拍额头,某必须将刚刚发生的事情,事无巨细地发电报告诉陛下,某……某觉得忒惊悚了!

“春桃,处理一下做成烤鱼和鱼汤,看看肉质方面是否有什么大的区别?”李元婴决定放弃研究鱼的身高……身长差别,反正都要用来祭五脏庙,味道鲜美就够了。

“喏。”春桃盈盈一礼,提起鱼转身去找人处理。因为王爷十年之内,无诏不得回长安,滕王府留的人不多。牡丹和冬果都有随行,处理鱼她们两个更专业。

许圉师悄悄往远离萧若元的方向,挪了大概一丈,多智近乎妖,又长了张潘安卫玠般的脸……分明就是传说中的妖孽,比如西燕那位小字凤凰的开国皇帝。

“靠近滑州那头,高履行可有露面?”李元婴拿起茶壶倒了杯茶,放到萧若元面前,散漫地问道。

纵观内库烧为锦绣灰,天街踏尽公卿骨之后的历史名臣,虎父犬子才是常态,老子英雄儿好汉,更多用在绿林好汉的身上,结果嘛,也不是尽如人意。高履行的能力如何,某不晓得,高家和长孙家捆绑太深,比石头记里的四大家族还荣辱与共,后者在书里除了王家有个九省都检点,别的家族已经没落到没有掌握实权的官员。不是不喜读书,只知醇酒美人;就是读书读傻了,不通庶务;要不就是贪得无厌,什么钱都敢收。

高俭和长孙无忌捆起来,都没有杨师道眼明心亮,就是儿子忒不争气,继子参与谋反,亲生儿子又和某位小郎君一般,酷爱小姨……如今忙着挖坑,应该没有时间和心情去招惹漂亮小姨。

“不但有露面,还跳着脚指责我们,说我们不当人子,会造成生灵涂炭,夷三族都不足以平民愤。”萧若元满不在乎地说道。从烟花升空,到玄路修建,到蒸汽机船和蒸汽机车,再到码头修建,指责的人就从没断过,不差一个高履行。

现在还有人在传,玄路是妖魔之路,蒸汽机是恶魔的爪牙,云鹤府是冥府在人间的政事堂,陛下与冥府达成了某些不为人知的交易,所以,昊天上帝才会愤怒地派出雷神炸毁三门峡,封住神门,放开鬼门,那幅壁画就是警示。人曹监斩使魏公,正在收集大唐群臣的不法事实,随时会代天行道。

李元婴抬起手来摩挲着额头,有些头痛,头痛的不是高履行,而是如何处理某些世家的胡说八道。牵一发而动全身,就算不帮李二凤的忙,也不能跟着添乱……好奇地问道:“徐王怎么说?”

让十兄去盯着滑州那头,他手里能用的人手更多不说,也能压压高履行的气势。没想到高履行如此有胆,当着十兄的面也敢叫嚣。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萧若元抬起右脚,做了个飞踹的动作……

李元婴:“……”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天道罚恶令 诸天:从柱灭开始的模拟人生 帝临鸿蒙
相关推荐:神印:我只是一个相信光的牧师神印:满级悟性,成就全职业最强十都九曜八极七元六司五老争道果女侠且慢7号基地大明嫡长子我在斗破当符祖穿越从斗破开始斗破苍穹续集:王者之途斗破苍穹之忍者系统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