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训斥刘海中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李副厂长不择痕迹的瞅了一眼刘海中。

算是明白刘海中为什么来了。

要官!

在李副厂长的心中,刘海中纯粹就是一个没脑子,做事情不管不顾的主,否则也不会在上任六十天之内,就把轧钢厂搞得是乌烟瘴气一团糟。

听许大茂说。

刘海中甚至就连他们四合院的那些住户都不放过。

手段那叫一个狠辣。

常言道:兔子不吃窝边草。

刘海中倒好。

偏偏反其道而行之,专门逮着四合院的街坊们祸祸,有几户人家,已经被刘海中给祸祸走了。

说实话。

刘海中真是一把好刀。

敢出手。

为了利益,不择手段。

这也是李副厂长在这六十天内,故意放纵刘海中的原因,他想借着刘海中把所有对头全部清除。

刘海中也做到了这一点。

借着刘海中这把杀人不见血的刀,李副厂长把明处的对头打落马下,把藏在暗处的敌人揪了出来。

等待刘海中的,便也只能鸟尽弓藏,兔死狗烹。

傻柱有一点说对了。

刘海中之所以能出现在李副厂长面前的原因,是他还拥有那么一点点的价值,供李副厂长用来收买人心。

官复原职,再让刘海中为祸轧钢厂。

工人们面上不说,心里肯定会问候李副厂长的八辈祖宗。

影响李副厂长的更进一步。

对刘海中最佳的处理办法,就是让刘海中接受上万轧钢厂人对他的帮扶。

如何才能让刘海中心甘情愿的接受自己的拿捏。

还真需要一番算计。

李副厂长指着一旁的沙发,柔和说道:“坐着谈!”

刘海中压根不敢有盘坐的心思。

给不给官?

一直没有明确。

万一因为自己坐在沙发上,惹得对方不快,原本给他的官也不给了,刘海中估摸着哭都没地方哭。

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尽可能的想要摆姿态。

他笑了笑。

“李副厂长,我还是站着说话吧!我没有别的想法,就是想为李副厂长您做些事情,就像左手和右手,许大茂的先锋突击队,好比是您的左手,我刘海中的老年先锋攻坚队,就是您的右手,您觉得怎么样?”

李副厂长端起面前的茶杯。

喝了一口茶水。

缓缓的看着刘海中。

“老刘,我也算了解你这个人,这些话,可不像是能从你嘴里说得出来的话,说说,谁教你的?”

“李副厂长,您听出来了?”刘海中脸上的表情,带着几分诚惶诚恐的意思,“不瞒您说,是我媳妇让我这么说的。”

“你媳妇?”

“李副厂长,您是不知道,就因为我办砸了傻柱那件事,我们院内的街坊们,都开始找我的麻烦,我一琢磨,我好赖也是您李副厂长的人,他们找我的麻烦,这不就是在打您李副厂长的脸吗?”

“咳咳咳!”

正在喝水的李副厂长,被刘海中这几句话给呛了一口,一边用手帕擦着自己的脸颊,一边示意刘海中继续说。

“我媳妇就跟我说了,说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当不成正队长,当个副队长也行,让我跟您道个歉,向傻柱道个歉,傻柱的事情,是我不对,是我把事情没考虑全面。”

“老刘,你知道傻柱跟我是什么关系吗?”

李副厂长突然变换了脸色。

他认为刘海中必须要敲打敲打。

奴才就是奴才。

主子就是主子。

要让刘海中认清自己的位置。

突如其来的变脸。

让沉浸在美梦虚幻中的刘海中立时打了一个哆嗦,脸上讨好的笑意变成了恐慌,语气结结巴巴起来。

“李副厂长…您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是我不对…我没有别的…想法…就是想…为您做事情…别的事情…我没有多想…李副厂长…。”

“啪”的一声。

李副厂长用手狠狠地拍打了一下面前的桌子。

巨大的力道。

给了刘海中无限大的压力。

膝盖勐地就是一软,整个人软软的瘫在了地上。

心中喃喃道:剧本不对呀。

为什么李副厂长会是一副火冒三丈的气愤样子?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

不能从李副厂长手中要到一官半职,自己会有什么下场,刘海中清楚的知道,这也是他瘫在地上的根结。

四合院里面没有好日子过。

轧钢厂里面也得被人各种刁难。

他刘海中还是刘海中嘛。

“李副厂长!”

“你口口声声管我叫做李副厂长,可你把我这个副厂长放在了眼中嘛?这段时间,你刘海中这个队长当得舒服,闹的上万人的轧钢厂,只知你刘海中之名,却不知道我李怀德的名字,你这是当我死了吗?”

“李副厂长,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刘海中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起来,“您借我两个胆子,我也不敢不将您放在眼中啊。”

“前天,九车间的张天龙,他犯了什么过错,就因为遇到你,没有站住跟你刘海中问好,你刘海中二话不说的带着人把张天龙叫走了,谁给你的胆子,让你胡乱抓人?谁敢你的胆子,让你随随便便把人关一晚上?知道的人,晓得你是我李怀德的手下,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轧钢厂是你刘海中的一言堂。”

“李副厂长,我冤枉,真不是我刘海中在找张天龙的麻烦。”

“张天龙我有可能冤枉你,傻柱哪?我冤枉你了?傻柱都被我调到了鸟不拉屎的四号仓库当保管员,碍着你什么事情了?我都不觉得他碍事,你刘海中却偏偏要去寻傻柱的麻烦?轧钢厂的人都知道我李怀德当初受过傻柱的恩惠,你这么做,外人怎么看?他们都以为我李怀德是忘恩负义的混蛋,是禽兽,这就是你刘海中口中的为我考虑?”

“李副厂长,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你错了?错的是我,是我没有认清你刘海中这个人的真面目,还以为你是好人,让你当这个老年队的队长,是为了让你更好的为轧钢厂服务,你可真有意思,把这个老年队当成了你的私有田,一言堂,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副厂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御兽:宠兽只是给我凑羁绊的 帝临鸿蒙
相关推荐:我有怪谈笔记你好,1983影视世界从小舍得开始我是导演,我不比烂听说我是神探妖诡世界:我能氪命修行我修仙日常被徒孙直播了曾孙女直播了我的修仙日常我修仙日常被孙女直播了长生从武道斩仙开始